首頁 > 線路攻略 >達人遊冀

壩 上 春 秋

來源:樂途旅遊

壩上草原,譽滿神州,早已成為海内外攝影人趨之若鹜的地方。如果今生隻去一次,那你不能算地道的風光攝攝影師,至少不是一位對風光特别迷戀、中毒很深的攝影師,那裡的光影與色彩太震撼了,值得一去再去。

廣袤的草原覆蓋在起伏的地表上,一馬平川的草甸長成了波濤洶湧的地毯,造化在上面繡着無與倫比的錦繡圖案,一團團一簇簇,除了絢麗的樹木花草,還有滾動的牛群羊群。當清晨的薄霧與落日的紅霞将她們的溫柔籠罩在這片曠野上,你便領略到了什麼叫做心醉神迷。

“平沙細草斑斑,曲溪流水潺潺 ,塞上清秋早寒, 一聲新雁, 黃雲紅葉青”,馬緻遠在這首雅緻清新的《天淨沙》對壩上草原進行了勾勒,雖不及他的名句“古道西風瘦馬,夕陽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”經典,但仔細品讀,似秋風掀動思緒,像清泉撫慰心靈,美不勝收 。

讓我們把思緒回朔到公元1681年,康熙皇帝為了鍛煉軍隊,在壩上開辟了一萬多平方千米的狩獵場。從康熙到嘉慶140多年裡,清朝曆任皇帝每年秋天都要率王公大臣、八旗精兵來這裡舉行以射獵和聚會為主的大型活動,史稱“木蘭秋狝(xian)”。

木蘭即非花名,也與花木蘭無關,圍場多鹿,獵人頭戴鹿帽,吹起木制的笛哨,模仿鹿的聲音,誘鹿捕殺,滿語中的“木蘭”就是哨鹿的意思。曾經活躍在“白黑水”的遊牧民族雖然已經定居關内,血液中依舊流淌着對狩獵的狂熱,他們毫不猶豫的用智慧掠回大自然的慷慨饋贈。

康熙稱贊壩上:“鹿鳴秋草盛,人喜菊花香”,這裡不僅水草豐沛、野物繁多,适合打獵,更讓他尋覓到了祖先遊牧草原、馳騁戈壁的豪情,體會到了鼓舞士氣、振奮人心的力量。通過在壩上行獵、比武、召見、野餐、宴會、賞賜等活動,提高了清軍的戰鬥力,加強了各民族之間的團結,鞏固了國家的統一。

壩上是離北京最近的草原,是清朝統治者在京城外的後花園,王公、貝勒、嫔妃、格格都以能陪伴皇帝到壩上巡遊、狩獵為榮。我們在滿清第一詞人納蘭容若的《鹧鸪天 誰道陰行路難》中可以一睹當時的盛況:“誰道陰行路難,風毛雨血萬人歡 ,松梢露點沾鷹牽 ,蘆葉溪深沒馬鞍,依樹歇,映林看,黃羊盛宴簇金盤,蕭蕭一夜霜風緊,卻擁貂裘怨早寒”。納蘭容若當時的身份是禦前一等帶刀侍衛,平日護駕不離皇上左右。特别喜歡其中“蕭蕭一夜霜風緊,卻擁貂裘怨早寒“,從藝術的水準來看,他的詞作比康熙的五言詩更勝一籌。

康熙二十九年,皇帝禦駕親征,親自指揮了在木蘭圍場北部進行的烏蘭布統戰役.一舉擊敗了進行民族分裂活動的噶爾丹部,旗開得勝,步步為營,在以後平定叛亂和抵制沙俄入侵的戰鬥中均取得了巨大勝利。

“敕勒川,陰下,天似穹廬,籠蓋四野,天蒼蒼,野茫茫,風吹草低見牛羊”,戰鼓聲遠,往事随風,在壩上草原仍舊可以尋覓到古戰場的遺迹,如練兵台、十二座連營基址,還有康熙的舅舅佟國綱将軍戰死的地方一一将軍泡子等。

壩上草原雲蒸霞蔚的奇觀仰仗于将軍泡子的水汽蒸發,令人想不到的是,這裡至少埋有7萬名将士的屍骨。如果說“江如此多嬌  引無數英雄竟折腰”是人性的慣例,戰争勝利的背後卻是“一将功成萬骨枯”的殘酷現實,值得我們深思。

金戈鐵馬的曆史蹤迹,令人心馳神往;天然去雕飾的塞外美景,讓人留戀忘返;經驗豐富的攝影師卻告訴我:”壩上片不适合參賽,國内評委見過太多壩上風光,審美嚴重疲勞,隻要遇到參賽者遞交的壩片,立刻抽出來扔到桌子底下,再也不會多看一眼。“這說法或許有些誇張,但也從側面印證了壩上草原的絕色魅力,赢得了無數攝影人的“芳心”。

本網站刊登的新聞、信息和專題專欄資料,未經河北旅遊資訊網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
Copyright © 1997-2017 河北省文化和旅遊廳版權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備11012692号-3

冀公網安備 13010802000862号